查韦斯如何动了石油利益集团和美国的奶酪?

来源:察网 作者:尹伊文 时间:2019-03-2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尹伊文 | 查韦斯如何动了石油利益集团和美国的奶酪?

查韦斯的“制宪”信念是在监狱里形成的。在那些被监禁的日子里,他和他的战友们苦读各种书籍,探索出路,寻找解决委内瑞拉问题的方法。法国大革命给了查韦斯深刻的启示,他感悟到要用宪法的力量来进行革命,摧毁旧的腐败制度,制定一部与第四共和国全然不同的宪法。在后来查韦斯领导制定的第五共和国宪法中,可以看到许多法国大革命的影子,那是深受卢梭的影响。

卢梭的思想和英美式的制宪思路有所不同。英美式的宪政核心是“权力制衡”“限制政府”,而卢梭则更强调“人民主权”的理念。“人民主权”是要让大众直接参与国家政治,而不是通过议员代表来“代议”国家政治。卢梭认为,议会中的民选代表,并不是人民的真正代表,只是他们的代理人,这些人不能代表人民做最终的决定。他说:“英国人认为他们是自由的,这实在是个严重的错误。他们只是在选举国会议员的时候是自由的。一旦议员当选了,人民就被奴役了,成了微不足道的草芥。”(卢梭:《社会契约论》)

卢梭主张,“任何法律,如果没有人民亲自的批准,是无效的”。只有当大众直接参与了立法,当法律由人民亲自批准,此时形成的社会契约オ有效,才能代表“共同体意志”。而当人们通过有效的社会契约形成了“共同体意志”,社会成员就应该让渡任何违背“共同体意志”的个人自由意志,政府则有权力按照“共同体意志”来压制“共同体意志”的反对者。第五共和国宪法特别强调大众的直接参与,查韦斯后来常以“共同体意志”的名义来要求更大的总统权力,都反映了卢梭的思想理念。

委内瑞拉的第四共和国是基本按照英美式的民主宪政模式构建的,有“三权分立”,有“代议制”的国会,它曾经被西方国家誉为“拉丁美洲的民主模范”。但是,老两党在这个民主宪政模式下形成了“盟约民主”,无论是“三权分立”还是“代议制”都不能制止老两党成员的贪污腐败行为,许多所谓的民主机构成了繁衍贪腐的毒瘤。查韦斯认为,玻利瓦尔革命必须要铲除这些毒瘤,不能让已经腐败了的老国会来制定新宪法。所以,在查韦斯竞选总统的活动中,召开制宪大会制定新宪法是他的核心纲领。

查韦斯就职总统之后,立刻紧锣密鼓地推动制宪大会。为了使“召开制宪大会”有“民主”及“合法”的名分,也为了让制宪大会更体现大众直接参与的“人民主权”理念,他先让全国就“是否要召开制宪大会”进行了公民投票。查韦斯2月就职,4月就举行了公投,结果令他欢欣鼓舞,90%左右的票数是支持召开制宪大会的。不过反对党对此很有异议,因为有60%左右的人弃权没有参加公投。查韦斯自有他的辩解,他说,美国总统大选中的弃权票也常常高达50%,所以不必对这60%的弃权大惊小怪。紧接着全国展开了制宪大会代表的选举,大众又轰轰烈烈地投入参与。从贩夫走卒到律师医生,从体育明星到占星术士,从土著印第安人到现代化的警察,成千上万的人亢奋地投入了竞选,争夺那131个代表席位。潜在的候选人拿着各种各样的宪法条款提案,走街串巷拉选票。这是一次有极广泛的民众参与的制宪,尤其是底层的民众,以前制定宪法从未咨询过他们的意见,他们从未如此直接、如此热忱地参与过。一个竞选制宪大会代表的街头小贩激情地说:“这是五百年来的第一次,人民被咨询他们需要什么。”

经过几个月热火朝天的竞选鏖战,支持查韦斯的候选人大获全胜,

他们夺得131个席位中的125个,查韦斯派绝对控制了制宪大会。制宪工作马不停蹄,进展迅速,8月召开大会,火速起草新宪法,12月再次举行批准新宪法的公民投票。1999年12月15日,第五共和国的新宪法正式通过,此时距查韦斯就职总统还不到一年。

我在委内瑞拉的时候,曾听山村里的人说,宪法中的某条是他们提议的,脸上透出很自豪的神色。这种现象在委内瑞拉相当普遍,常有人会说,宪法中的某条某条是他们社区、他们小组提议的。在制宪的热潮中,很多人结成小组,提出自己的“宪法提案”。这些提案中有许多内容是相似的,譬如公民有获得免费医疗服务、免费教育的权利,当宪法中包含了这些条款,很多人就会兴高采烈地相信,是自己的提议使宪法写上了这一条。

这个新宪法的一大特点是,强调“人民主权”,而不强调“权力制衡”。“人民主权”突出地表现在频繁使用“公民投票”“大众罢免”方面。譬如,根据这部宪法,国会不能弹劾总统,但是大众可以罢免总统,只要有人征集了足够的签名要求罢免总统,就可以举行罢免公投来决定总统的去留。总统的权力不是由国会来“制衡”,而是由大众来赋予和剥夺。在英美式的宪政框架中,“权力制衡”是防止腐败的重要工具;但在这部新宪法中,反腐更侧重于依赖公民直接参与的“人民主权”。

第五共和国要制定的新宪法和第四共和国留下来的旧立法司法机构之间,隐含着不和谐的因素。在查韦斯好斗张扬的紧逼之下,这不和谐因素迅速升级为剧烈冲突。查韦斯让制宪大会先关闭旧的国会和法院,等新宪法通过了,再设立新的立法司法机构。于是,8月制宪大会一成立就投票自我授权,赋予制宪大会废除政府机构、开除政府官员等等的权力。它先拿法院开刀,把全国几乎一半的法官及助手开除或停职,指控他们涉嫌贪污、不称职、行为不当。紧接着又宣布要限制国会的立法权力,国会将不再能立法了、只能监督财政预算之类的小事情。这立刻引起制宪大会和国会、法院的冲突,国会议员在国会大厦外面抗议,无数支持者和反对者蜂拥而至,拳打脚踢,棍棒挥舞,大打出手。国民卫队和警察都来了,催泪弹、橡皮弹、水龙炮……打得不亦乐乎。反对派说查韦斯是在继续搞政变;查韦斯则辩称,委内瑞拉的贪污腐败太根深蒂固,若在别的国家,大概会引起古巴式的流血革命,他现在的改革,已经是很和平的了。好斗、张扬、激烈冲突,这是查市斯执政的一大特征。

查韦斯执政的另一大特征是,利用“人民主权”增强总统的权力。他认为自己代表了“人民主权”,他可以使用委任立法权直接立法,而不必走通过国会立法的繁复道路。他不断地对国会施压,让国会给他委任立法权,使他能够直接颁布法律。这种急剧增加总统权力的做法遭到了强烈的批评,如果说,“好斗、好冲突”还只是个执政风格的问题,那么“总统直接立法”则是个执政本质的“独裁”问题。因此,不仅仅是老两党和其他反对派抨击他,甚至连他昔日的政变战友也开始批评他。阿里亚斯公开批评他背离了玻利瓦尔革命的理想,正在滑向卡迪尤强人政治的泥潭,如此下去会产生新的腐败。查韦斯听不进这些批评,当时围绕在他身边的是几个文人政客,他们支持查韦斯的做法。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阿里亚斯决定竞选总统。新出炉的宪法规定,新宪法通过之后,所有民选的官员都要重新再选一次,总统也要重新选举。在这次重新选举总统的大选中,阿里亚斯和查韦斯成了竞选对手。以前,他们两人也有过许多分歧、也曾争论得面红耳赤。但那些争论和这次竞选完全不同,那些争论是为了辩明问题,这次是为了抢选票、抓眼球。双方都花很大精力来做人身攻击,譬如,阿里亚斯打电视广告攻击查韦斯是懦夫,说在政变的紧急关头看着别人流血奋战,自己却缩起来不敢去攻打总统府;査韦斯攻击阿里亚斯“娘娘腔”,说他给孕妇供应牛奶,那是女人的工作,完全不像个男子汉。

这是在民主竞选中极为常见的现象,双方不就实质问题展开辩论,而是进行低俗愚蠢的互相攻击。实践证明,这样的攻击更能够赢得选票,大众的眼球容易被低俗简单的东西抓住,不愿意停留在复杂费解的问题上,于是,高雅复杂的政治家也不得不使自己低俗化、简单化来获取选票。阿里亚斯和査韦斯这两个昔日的血肉战友变成了今日的竞选对手,以前无论是在监狱里还是在狱外搞活动的时候,他们都可以进行复杂深刻的辩论,现在他们只能互相攻击、互相抹黑,不顾往日的血肉情谊,尽力把对方抹得越黑越好。查韦斯在政变时没有当机立断去攻打总统府是一个复杂费解的问题,当时他带领一支部队占领了一个澳门永利娱场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离总统府不远,只有一公里半左右的距离,在一个小山坡的顶上,可以俯视总统府。政变前的计划是,他们要利用博物馆里的设施建立通讯指挥中心,但由于泄密使军方有所防范,通信系统建立不起来了。此时继续待在博物馆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查韦斯能够带着部队离开博物馆去攻打总统府、去增援正在围攻总统府的政变军人,他们极有可能占领总统府,政变很可能成功。连国防部长事后都说,即使总统已经逃离总统府,占领总统府仍然有极大的象征意义,可以引发加拉加斯附近几个军营里的官兵响应政变。但是,査韦斯一直待在博物馆里,坐失了良机。查韦斯自己的说法是,因为没有通信系统,他不知道总统府和其他地方的情况,不能轻举妄动。当这个复杂的问题落入竞选的战场,双方就竭力把它简单化、绝对化、两极化。查韦斯的支持者坚称,不轻举妄动是最佳决定;反对者则攻击查韦斯是贪生怕死的儒夫。

阿里亚斯搞竞选的能力显然不如查韦斯,查韦斯有演说天才,讲话特别有感召力,特别能抓住大众的眼球和耳根,他常常能口若悬河地讲几个小时不停顿。虽然事实显示,阿里亚斯历来表现得更为理性,办事也更为“有效率”,他指挥第一次政变比查韦斯更成功,他判断第二次政变比査韦斯更准确,他和平参政的许多观点比查韦斯更有远见,但是他“抓眼球”的能力不如查韦斯。竞选结果,阿里亚斯失败,查韦斯当选总统。

查韦斯胜选之后,更多地以委任立法的形式直接颁布法律,2001年末,他一下子颁布了49个法令。这些法令许多带有激进“平民主义”的民粹色彩,譬如要进行土地改革和石油工业改革,都是亲平民、反富人的。委内瑞拉的土地大量集中在极少数的地主手里,他们囤积土地作投机,不把土地有效投入农业生产,委内拉需要进口大约70%的食品,这在人少地多的南美洲是极罕见的。这个新的土地法要对地主的土地拥有量设置上限,要对低效使用的土地征税,还要把闲置不用的土地分给农民或农业合作企业。这个新的石油工业法是要重新调整石油收入的分配,把石油收入更多地投入资助平民的社会福利项目,同时大大减少石油工业精英们的收入。这些“平民主义”的法令使“非平民”们非常不满,反查韦斯的力量渐渐壮大起来。

“平民主义”( populism)在拉丁美洲有悠久历史,许多国家都有过平民主义的政府,如阿根廷著名的“贝隆主义”政府。这些平民主义政府的上台,多数是因为在前政府时期,贪污腐败猖獗,贫富差距悬殊,富人贪婪骄横,待穷人如草芥,穷人不仅没钱,还没有尊严。这样的社会孕育了强烈的“仇富”“反富”情绪,使主张平民主义的政客能够得到广泛的支持而上台执政。平民主义政府上台后,往往推出一系列激进的“反富”“亲贫”政策:亲工会、国有化、土地改革、医疗教育福利化等等。这些政策有丰富的感情色彩,但多数缺乏理性的周密安排,因此有“不可持续”的隐患。尤其当经济大环境出现变化,譬如石油、粮食、矿产的国际价格发生大幅度波动,使支撑这些政策的经济基础受到打击,常常会发生通胀、失业、赤字等等的问题。激进的“反富”“亲贫”政策加剧了社会情绪的两极化,富人对平民主义政府恨之入骨,当经济出现问题,这些人恰好可以乘机兴风作浪,很多平民主义政府终结于右翼军人政变。

查韦斯的平民主义政府是否也会遇同样的命运呢?比较幸运的是,他上台后第一年,石油价格大涨,后来两年虽有回落,但幅度较小,因此他推行平民主义政策的时候一直有较好的经济基础。但是,他张牙舞爪的张扬作风,加剧了“非平民”的反感情绪。他的一些政策常常遭到很情绪化的反对,他最早推出的一个教育改革法案就遭到家长和私立学校教师的抗议,几千人上街游行。他强硬地以牙还牙,组织几千个支持教改的家长、老师和学生也上街游行。这类游行抗议在他执政期间屡见不鲜,当他颁布了49个平民主义的法令之后,抗议更加升温,游行罢工此起彼伏。

查韦斯张扬的外交政策,也给他的平民主义内政带来了麻烦。委内瑞拉地处美国的“后院”,美国历来喜欢干涉这个地区国家的内政,而这些国家内部的反对党也常常会去寻求美国的支持。查韦斯刚上台的时候,美国对他虽然反感,但还是比较克制,没有进行激烈的干涉。查韦斯的几个张扬的外交行动,使美国逐渐改变了态度。一个行动是他挑头推动欧佩克石油组织抬高石油价格,他亲自访问了美国的几个死敌,伊拉克、利比亚、伊朗,还对萨达姆大表同情;他又在加拉加斯召开了欧佩克石油组织高峰会议,成功地使石油价格大幅度上涨,他上台第一年石油价格的大涨就是这样得来的。另一个使美国憎恨的行动是,查韦斯和古巴的卡斯特罗建立了极亲密的关系,他称古巴人民生活在“幸福的海洋”里,他要让委内瑞拉也驶向这样的幸福海洋。最使美国愤怒的行动发生在2001年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为了打击在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对阿富汗进行了轰炸,有一次美国的轰炸伤到了阿富汗儿童,查韦斯在电视讲话时指责美国杀害无辜,还放出恐怖的死伤儿童的画面。这个行动冲破了美国克制的底线,以前那些行动还不是正面冲撞美国,这次却是正面指着美国的鼻子说三道四,美国把驻加拉加斯的美国大使召回华盛顿商榷,此后美国对查韦斯政府的政策出现了一个转捩点。

当美国政策发生转捩的时候,也是查韦斯49个法令使反对派的反抗活动急剧升温的时候。其中关于改革石油工业的法令触及了一大批人的既得利益,他们的反抗尤为激烈。石油是委内瑞拉的“金库”,石油工业历来是政客们争斗的“兵家常地”。委内瑞拉最初发现石油的时候,军阀总统把开采石油的特许权给了自己的亲信,那些亲信又把特许权卖给外国石油公司,石油开采操纵在外国公司手中,外国公司获得了高额利润,它们支付给委内瑞拉政府的特许权使用费都流入了特权阶层的腰包,广大平民得不到好处,委内瑞拉的贫困问题很严重。70年代的时候,老两党中自由派的民主行动党对石油工业实行了国有化,其初衷是要用石油收入解决贫穷问题,使委内瑞拉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但是国有化之后,广大平民仍然分不到一杯羹。国有化成立了超大国企“委内拉石油公司”,它的经理高管们享受着天价的工资和退休金,它的普通工人的待遇也很优厚,不过,这些肥缺职位可不是一般平民百姓能够得到的,需要特殊的“关系”。国有化的石油收入被内部人截流,外部的广大民众沾不上光。查韦斯所颁布法令要对委内拉石油公司“再国有化”,他说这个超大国企已经变成“国中之国”,它的董事会只为经理们牟利,罔顾国家利益;它的收入大部分留给公司,小部分交给国家;它已经变成了独立王国。查韦斯要把它的控制权收回来,要改革它的收入分配模式,还撤换了它的高管。

查韦斯的49个法令深深触动了富人们的利益,几个和工商界、尤其是和石油工业关系密切的人物成为反对查韦斯的领军人物,他们和一些右翼军人勾结起来,酝酿出一个颠覆查韦斯的阴谋计划。这个计划以罢工为先导,再狡猾地引入政变。而这些邪恶计划的背后,又有一只来自华盛顿的黑手••••••

尹伊文 | 查韦斯如何动了石油利益集团和美国的奶酪?

【本文节选自《幸福与GDP——主流发展模之外》[美] 尹伊文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9-1。】

本文链接:http://www./html/global/info_3061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这回在美国灵不灵呢?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这回在美国灵不灵呢?
最近社会主义在美国又成了个热词:号称要向富人发起阶级斗争的民主党参议员沃伦和2016年功亏一[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