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把子女“买”进常春藤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贾晓静 时间:2019-03-22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 (2).jpg

让不会踢足球的女孩神奇地变身为“明星球员”进入耶鲁大学,价格120万美元;让患有学习障碍的男孩在监考老师的帮助下SAT考试分数达标,价格5万美元……3月12日,美国联邦警察对来自美国6个州的50名犯罪嫌疑人提出指控,其中包括好莱坞明星、曼哈顿知名律师,以及商界领袖。检察官称,这些人涉嫌通过行贿“购买”耶鲁、斯坦福、乔治城、南加大等名校的新生入学资格。这项大规模调查同时涉及全美200家升学代理机构。

“他们被用金钱开道的学生挤占了位置”

常春藤名校近日丑闻缠身。包括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乔治城大学等在内的数个美国顶尖学府员工被暴出私自收受贿赂,为一些不具备入学资格的学生“大开方便之门”。

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E•莱林在3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此案是美国“司法部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高校招生丑闻”。

长达204页的起诉书显示,联邦调查局探员于2011年从波士顿开始调查此案。被起诉的包括3名招生诈骗组织者、2名入学考试管理员、1名考试辅导员、1名大学管理员、9名精英大学的体育教练,以及33名学生家长。涉及的犯罪行为包括:贿赂大学考试管理员、允许第三方代考或作弊;贿赂大学体育教练和管理人员,将不具资格的学生认定为高水平运动员,以便被名校录取;由第三方代替学生上课提交学习成绩,伪造入学申请,包括假的奖项和体育活动等。此外,涉案的学生家长和学校人员还通过“慈善机构”账户掩盖贿赂款项的性质和来源。

“这些学生家长大多为知名企业高管,他们利用财富为孩子‘创造’了一个不公平的入学程序。”莱林称,“家长是这起诈骗案的主谋,而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刻苦努力的学生。录取过程中,他们被资质远不如自己、由家人用金钱开道的学生挤占了位置。”

“作弊变得日渐普遍,人们甚至不认为自己在犯罪”

外号“钥匙”的升学机构“边缘大学和职业网络”创始人威廉•辛格,被认为是这起庞大案件的核心人物。

警方称,辛格利用“钥匙”及其位于加州纽波特海滩的非营利分支机构“钥匙全球基金会”,帮助学生在大学录取过程中作弊。2011年至2019年2月,“钥匙”共收取2500万美元“善款”,用以行贿教练和大学行政人员,以确保付费的学生以体育特长生身份被名校录取。

在波士顿联邦法院的法庭上,辛格描述了自己如何就学生的SAT和ACT成绩作假——他把学生们送到休斯敦或洛杉矶参加考试,并贿赂那里的监考人员。

辛格在证词中将自己的贿赂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侧门”。“比方说,有一道正门是让学生通过努力进去的,还有一道后门是通过学校的募捐系统,但这些都不能保证他们进入名校。而我设计了一道侧门,这对家长们来说非常有吸引力,因为我创造出了一个‘保证’”。

为了吸引客户,这位前畅销书作家曾大言不惭地公开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帮助美国最富有家庭的孩子叩开大学的大门,并决定谁能够走进大学”。

为了兑现承诺,他不仅怂恿家长摆拍孩子从事热门运动的照片(或将照片PS,把孩子的脸贴到某个运动员的照片上),还雇“枪手”为学生替考,甚至买通考试中心工作人员篡改考试成绩。

“利用金钱在入学竞争中获得优势的做法越来越普遍。本案就是一个极端的、公然的、非法的例子。”咨询服务公司“入学导师”负责人克里斯托弗•亨特告诉《纽约时报》,“公然作弊变得日渐普遍,人们甚至不认为自己是在犯罪。”

在英国《卫报》看来,精英学校正在固化阶级的不平等:“出问题的不仅是辛格和他的客户,还有整个社会系统。”

“人们有必要意识到,‘卓越’不能购买”

丑闻曝光后,斯坦福和南加大解雇了被控收受贿赂的教练和相关行政人员。南加大还宣布,卷入丑闻的学生将被禁止入学。但这并不能堵住悠悠众口。

作家、漫画家拉洛•阿尔卡拉斯的儿子即将从洛杉矶一所高中毕业,正翘首盼望心仪的大学发来入学邀请。“这件事真令我愤怒。我的意思是说,这些人今年实实在在地在我孩子前面插队了。”阿尔卡拉斯告诉《洛杉矶时报》。

“每一个舞弊入学的孩子身后,都有一个诚实、出众的孩子被拒之门外。”莱林称,他对金钱和欺诈渗入招生流程感到失望,“金钱和贪婪的欲望编织出巨大的腐败黑幕。”

《纽约时报》认为,这起案件揭露了富人为让孩子进入名校,不择手段到了何种地步,也体现出财富带来的难以想象的“特权”:“高校招生如此激烈,以至于一些人不惜破坏规则。全国最富有、条件最优越的学生家长为孩子购买顶尖高校席位,不仅是作弊,还可能导致其他刻苦学习的学生失去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

“这起案件解释了美国父母多么自私虚伪。很多被指控的人是自豪的自由主义者,他们平日大谈机会平等和公平竞争环境的重要性,然后尽一切努力把自己的孩子推进赢家的圈子。在这一案件里,他们毁掉了子女的未来,顺便向子女灌输了肮脏的价值观,让子女蒙羞。”《纽约时报》写道。

在哈佛大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看来,丑闻发生的根本原因是大学废除成绩制。他告诉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如果时光倒回50年前我在哈佛任教的时候,这类事件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没有好成绩的学生就会被淘汰掉。”

《洛杉矶时报》指出,涉案父母的做法削弱了精英教育的机制,阻止了真正有才华和勤奋的学生发挥潜力。“财富正在腐蚀我们孩子的教育机会。为了恢复我们对教育机构的信任,我希望所有丑闻相关人士受到法律的制裁……人们有必要意识到,‘卓越’不能购买,只应靠实力取得”。

捐赠:进入美国名校的一条“捷径”

图片来源 视觉免费注册送59元体验金

名校从不缺少仰慕者,其校友也不乏精英之士。不过,当进入名校的资格与捐赠扯上关系,人们对这些最高学府的态度便难免有些“暧昧”。

“维多利亚的秘密”掌舵人、亿万富翁莱斯•维克斯纳并不是哈佛大学的学生。但自从1989年开始向哈佛大学捐款后,这位毕业于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富豪就与哈佛扯上了关系。

过去几十年里,维克斯纳名下的基金会不间断地对哈佛进行捐赠,2013年,基金会将捐赠金额从不足百万美元提高至850万美元,也正是在那一年,维克斯纳的长子进入哈佛读书。在接下来的3年里,维克斯纳基金会陆续向哈佛捐赠了2600万、700万、1450万美元,他的另外3个孩子也在2014年、2015年、2017年成为哈佛的应届新生。

在入学竞争极激烈的常青藤盟校,即使出类拔萃的学生也可能遭到拒绝。但如果你的父母是这所大学的捐赠者,情况就会有所不同。维克斯纳家族便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在哈佛大学,有这样一个姓氏,你永远不会遭到拒绝。

维克斯纳的行为在亿万富翁中并不鲜见。捐赠与贿赂不同,亿万富翁们不必行违法之事,就可以让孩子进入顶级学府。在一些家族中,这样的入学“捷径”已经流传了几代。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就是这种“捷径”的受益者。媒体记者丹尼尔•戈登在其2006年的著作《入学价格》中首次披露其入学哈佛的秘闻——1998年,毕业于纽约大学的房地产大亨查尔斯•库什纳向哈佛大学捐赠了250万美元,为成绩远远低于哈佛要求的儿子铺平了求学之路。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特朗普也于日前被揭露,在其子小特朗普、女儿伊万卡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就读前,这位亿万富翁曾向沃顿捐赠了至少150万美元。

很难确认,亿万富翁究竟在多大程度上通过财富为子女铺平了求学之路。可以肯定的是,顶级名校的确拥有数量庞大的富豪校友。

根据哈佛校报《哈佛深红报》的说法,该校招生办公室存在一份“院长利益清单”,几乎完全由捐赠最多的人组成,其子女被录取的几率远高于普通学生。而哈佛公布的2021届新生背景调查显示,该校教职工子女、校友子女和捐赠人子女的入学占比高达29%。

曾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学生工作人员的布莱恩•沃尔什告诉美国“insider”网站,这种运作方式几乎存在于所有名校,“(捐赠)是个人所共知的秘密”。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教育咨询师曼德•海勒•阿德勒告诉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财富是申请名校诸多因素中最有影响力的因素之一。对竞争力较弱的求学者来说,捐赠显然是个降低入学门槛的方法。”

但这种方法并非万无一失。美联社称,如今的精英大学已非常富裕,并不会为了钱而对每一个有意捐赠的人敞开大门。仅哈佛大学过去一年的“收入”就高达220亿美元,几乎可以用“富可敌国”形容。即使在库什纳入学的1998年,学校的捐赠所得也有130亿美元,与之相比,其父老库什纳付出的250万美元不过是九牛一毛——不到其中的0.02%。

“除了金钱,大学也在意学生的背景。”致力于研究教育不平等现象的世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理查德•卡伦伯格告诉《福布斯》,“名校手中握有稀缺的资源,这是人们渴望的。捐赠者也需要足够的实力,才能和名校进行资源互换。”

过去数年里,阿德勒为不少富翁的子女制定过升学计划,她坦言,在求学路上,钱的角色非常重要,但并非万能——虽然捐赠能为学生打开一扇门,但仍有不少荷包充裕的学生被名校拒之门外。“学校需要钱,但可能不需要你的钱。毕竟,学校不会出售入学资格”。

本文链接:http://www./html/global/info_3063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报道新疆,西方媒体难逃"三宗罪"

报道新疆,西方媒体难逃
西方报道新疆的信源很多来自“东突”组织及其网站与社交媒体账号,但这些团体发布的内容充满胡[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